王曉曉 閔麗娜
  工作近十年,我一直在刑檢部門工作,接觸過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,發覺其中一部分本性並不壞,他們或者一時衝動,或者因為對法律的無知,或者由於人情的淡漠。我想,弄清楚刑事案件背後的故事,為故事里的人做一點兒事,也許就能為他們灰暗的生命底色中增加一縷陽光。
  前不久,偵查機關提請批准逮捕一起開設賭場案件。犯罪嫌疑人王芳組織李麗等十餘人在河南省平頂山市開設地下賭場,利用游戲機進行賭博。由於時間緊、任務重,接手案件當天,我放下手中的其他工作,連夜加班加點,以最快的速度對案卷材料進行審閱,然後安排提訊。當身材纖弱、臉色蠟黃的李麗出現在訊問室時,我不由得細細打量她。
  李麗雖剛滿45歲,可看上去卻如同花甲老人。初春的天氣乍暖還寒,李麗腳上穿著一雙洗得泛白的布鞋,像拖鞋一樣。我禁不住問道:“鞋子不穿好,腳不冷嗎?”李麗下意識地把腳往後挪了挪,蒼白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,低聲地回答說不冷。
  可我清楚地看到她打了一個冷戰。我走到她的座椅跟前,俯下身想要幫她把鞋子穿好。她一邊說著不用不用,一邊趕忙把兩隻腳狠命地挪向椅子裡邊。
  “你戴著手銬不方便穿鞋,凍感冒就不好了。”我微笑著對她說。看到我的堅持,李麗慢慢把腳伸到我跟前,我想用力把鞋子幫她穿上,可是鞋子並不合腳,而且好像小很多,怎麼也穿不上去。我無奈地對李麗笑笑,她卻泣不成聲。
  原來李麗的丈夫早年去世,多年來和唯一的兒子相依為命。去年兒子考上了省城裡的重點大學,本以為生活應該有了希望,有了盼頭。不想,一次偶然的身體檢查,竟發現自己已是乳腺癌晚期。本就一貧如洗的家庭供應兒子讀書已經十分艱難,哪裡有多餘的費用來為自己治病啊!思想幾經掙扎,她作出了一個偉大母親的決定:放棄治療,向兒子隱瞞病情,在剩餘的時間里多打幾份工,為兒子掙夠四年的學費。
  她四處打零工,但掙錢很慢、很少。當她從朋友那裡聽說到賭場打工可以拿到較高的工資時,毫不猶豫地參加了應聘。當看到前來賭錢的人因沉迷於賭博而輸得兩眼通紅,正直善良的她不止一次地動過辭職的念頭。但是想到自己的身體無法承受重體力勞作,兒子求學又處處需要費用,她只好勸說自己堅持下去。
  直到案發,這個看似柔弱卻堅強無比的母親也沒有將自己的病情告訴任何人,因為怕兒子萬一知道了承受不了。
  李麗說她今天穿的鞋子是前年過生日時兒子送的,當天就是兒子親手幫她穿在腳上的,現在由於生病,腳浮腫得厲害,穿不上了。
  “王檢察官,您能為我這個犯人穿鞋,我怕自己受不起啊!”
  “不,我彎腰不是為你,而是為了偉大的母愛。”我盯著她的眼睛,鄭重地說。
  我立即將這些情況向領導作了彙報,又要求公安機關提取了李麗最初的就診病歷,確認她的病情屬實;考慮到李麗在賭場里僅負責兩台“釣魚機”的上分工作,參與時間短,結合案情及認罪態度,最終認定其犯罪情節顯著輕微,社會危害性不大,不認為是犯罪,不予批准逮捕。
  隨後,我們又在能力範圍之內,幫她聯繫醫院,進行了捐款救助等愛心活動。
  李麗被釋放的那天上午,她的兒子前來接她。我特意買了一雙加大碼的鞋子交給了她的兒子。看著長得樹一樣挺拔的年輕人,我憧憬著,當兒子再一次給母親親手穿上鞋子那一刻,母愛一定會再次起航。
  (作者單位:河南省禹州市檢察院)  (原標題:媽媽在賭場打工)
創作者介紹

沙發清潔

zt97ztrr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